映象网讯 (记者 巫晓) 外逃官员逃到国外后的生活真的很好?也许未必。河南省沁阳市原供销合作社农业生产资料公司经理兼渠沟供销社党支部书记徐国旗,在沁阳市看守所吐露了自己出逃的苦涩,他逃到缅甸后,曾被当地武装组织逮住,跟着他们巡山。

被武装组织逮住 发了一把枪去巡山

7月10日,记者从河南省纪委监察厅官方公众微信号“清风中原”获悉,徐国旗在任职期间,将十八里购销站门面房租金25万元用于个人做生意。2013年5月,他逃至缅甸。

他归国后坦言,当时他做生意亏本后,带着妻子、儿子一起逃到缅甸邦康,本想着那边的钱好赚,不想邦康的治安环境那么差,刚到邦康便被当地的一个武装组织逮住。按照规矩,当时他被发了一杆冲锋枪,“我背着枪就跟着他们去巡山了,里面荷枪实弹,吓得我胆战心惊”。

徐国旗说,后来他们一家被关在一间几十平米的房子里,不敢出门,“有一次,我到菜市场买菜,突然听到枪声,吓得我拔腿就跑”。

因为一出门总觉得有人盯梢,再加上不懂当地的风俗习惯,特别害怕得罪人家,所以徐国旗全家白天基本不敢出门,也不跟人打交道。

今年5月15日徐国旗被抓捕归案

潜回国内后 在彩印厂干搬运工

徐国旗说,钱在缅甸花完后,决定潜回国内。到了新乡后,租住在一个小区的阁楼上。

“为维持生活,我偷偷在一个彩印厂给人家打短工,干的是搬运工的活,每月只挣1000元出头。明知老板给我的工资少,也不敢吭声,生怕人家发现我的身份。”

后来,徐国旗又到一个焊接公司,干运货、验货等体力活,经常是忍气吞声。他说,走在街上,每当碰上警察、警车都不敢看,总是转过脸远远地绕开。

“今年5月15日,我正在厂里上班,当公安人员把我叫过去亮明身份时,我长长地出了一口气,这一天终于来了,跑了两年,确实太累了,从缅甸回国,才感觉到中国实在太好了”。


更多猛料!欢迎扫描下方二维码关注新浪新闻官方微信(xinlang-xinwen)。

新浪新闻

谁为赵作海的后冤狱悲剧负责?

其实,这个世界哪有正义,如果我们不去争取。赵作海暂别了正义之光11年,再回来的时候似乎总是走不顺,但他并不是被亮瞎,他的眼睛好着呢,正义之光也没强到亮瞎他的程度,5年来他在寻路和试错,现在他需要的是雷锋。


代言饼干,徐静蕾该担多大责

汽车、手机、药品,这些都是专业性非常强的领域,普通人不具备鉴别能力,明星也一样。如果要求明星对产品的质量、效果负责,那么,在专业性强的产品领域,比如手机、汽车、电脑、药品,就基本上没人敢代言了。


行业协会真能褪去准官袍?

我们的行业协会,从它诞生的那天起,就投错了胎,以至于绝大多数的行业协会并不是严格意义上的行业协会,而是政府的附属机构。真正的行业协会,理应是自发的民间组织。也就是说,行业协会不该是政府操刀制作的一个机构,而是它是某个行业发展到一定阶段的必然产物。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