邢台强降雨致25死13人失踪:邢台市市长向遇难者家属道歉 已启动责任追究程序 play 邢台强降雨致25死13人失踪:邢台市市长向遇难者家属道歉 已启动责任追究程序

根据邢台市官方公布,截止7月23日7时,邢台市“7·19”洪涝灾害死亡25人,失踪13人。其中,仅邢台市开发区大贤村死亡人数占8人,失踪1人。

大贤村位于七里河邢台开发区段北岸,根据多方求证,大贤村此次遭遇洪灾,主要是七里河河水流量突然加大,水位升高,漫过河岸,冲向北岸的村庄。

邢台市水利局一张姓工程师告诉重案组37号(微信ID:zhonganzu37),他们认为,大贤村此次洪灾,主要是自然原因。大贤村是七里河河道又宽变窄、由东西走向变东南西北走向的临界点,水量加大时,此处很容易遭灾。

不过,大贤村村民指出,汛期内,村口河道被一家热力公司筑起人行道,横向拦截河道。另外,洪水来临前,下游村庄表示曾接到通知,但大贤庄村民表示,他们仅有个别村民在洪灾来临时接到通知。

▲7月23日上午,七里河的河堤向河中延伸,村民说这里在洪水前有一道土坝,用以过人过车。新京报记者 王嘉宁 摄

村民:热力企业河道内修路

受灾第4天,大贤村500多户受灾村民救灾速度在加快,但是南边村口被冲坏的巨型热力管道,和路边被挖的最深至4米的大坑,以及周边凌乱的物品和坍塌不平的地面,似乎始终无人问津。

7月20日凌晨两点,洪水从大贤村南边村口的七里河突然越过北边堤岸,冲向村庄,家园瞬间毁于一旦。据事后年长村民回忆,大贤村1996年遭受过类似洪 灾,之后20年,都没有遭过灾。甚至近三四年的时间,村口七里河河道始终处于干涸状态。事实上,在邢台水利专家张工(化名)看来,“十年九旱”,是七里河 沿岸的常规状态。

“也许是河道几年没有水了,他们就在河道里捡了一条路。”大贤村村民高强(化名)向重案组37号(微信 ID:zhonganzu37)表示。高强所指,是今年春节后,突然有一家热力公司进驻南边村口,先在村庄南边道路上挖开4米多深的沟道,再将挖出来的泥 土和路基废料填埋于路面下的七里河。

“热力公司与我们村庄没有关系,所以我们对他们了解不多。”高强说。

多名村民回 忆,没多久,路边的巨大沟道挖好,与此同时,封闭了原来的道路,但七里河河道出现了一条新修的出路。这条路先是与原来路基平行,因为七里河河道在此处发生 方向改变,由原来的东西向变为西北-东南向,为了与对岸联通(原来此处有一座桥),新修道路转变成与原来桥面平行的东北-西南向,直直横亘在河道中央。

多数村民认为,洪水暴发时,该道路基阻挡了洪水前进。

7月23日,洪水冲刷过的七里河,重案组37号(微信ID:zhonganzu37)在现场看到,村民所指热力公司修建的河中通道还有一些痕迹。原来横亘在河道中央的那条路基,已经被冲刷不见。

但是,该路基两侧,也就是连通河道两岸的位置,损坏严重。热力公司直径超过1.5米得巨大管道从两侧路基中直接被冲上路面。

重案组37号探员还注意到,七里河上游河道较宽,但是到大贤村突然变窄。探员曾就河道变窄原因是否跟热力公司填埋河道有关询问大贤村村支书张战歌,张战歌表示,没有上级宣传部门通知,不便回应。

▲7月23日下午,洪水退去后的七里河上游,水流缓慢。新京报记者 王嘉宁 摄

东川口水库:按理论洪水应中途汇聚支流

大贤村村口河道突然变窄,张工认为这是大贤庄村遭灾的原因。“历史上大贤庄村遭洪灾,也是这个原因。”他说。但是上游水库究竟有没有泄洪,一直成为外界猜测大贤村遭灾的焦点原因。

据了解,大贤庄村所在的上游有三个主要水库,分别是朱庄水库、东川口水库以及野沟门水库。最初,因为官方曾在7月19日下午公布过朱庄水库的泄洪通知, 朱庄水库一度被认为是大贤庄村遭遇洪灾的原因。但是邢台官方在7月23日发布会上表示,七里河上游仅有一座不可调控的东川口小型水库。排除了朱庄水库泄洪 的原因。另官方通报,大贤村遭遇洪灾,是因为上游降雨量过大,以及东川口水库水位暴涨,两路雨水同时流入七里河,在107国道成大洪水。又因为七里河在大 贤桥迅速变窄,造成洪水漫过河堤决口,使开发区的村庄进水。所以,官方认为,大贤村所在的开发区受灾属于自然灾害,非人为泄洪所致。

与官方说法不一致,东川口水库渠道管理的主任胡立峰告诉重案组37号(微信ID:zhonganzu37),东川口水库的水,在7月20日凌晨绝不可能到达大贤村。

他回忆,7月19日晚,他在东川口水库值班,当晚12点多,他发现东川口水库马上要漫坝,于是就立即通知了所辖的几个上游村庄。7月20日凌晨1点多,东川口水库开始泄洪,但是据他了解,当时泄洪流量仅为每秒300立方米。

“这个水量很小,朱庄水库泄洪时是8000多,你对比一下。”他说。后来的事实显示,大贤庄发生洪灾的时间是7月20日凌晨两点多,但是东川口水库至大贤庄村的距离为50多公里,“1个小时,东川口水库的水不可能到达。”

邢台县水务局一张姓负责人表示,七里河水位大涨,只可能是沿途支流汇入。

至于东川口水库漫坝时,为何没有通知中下游,张姓负责人表示,当时附近的电路损坏严重,他们手机打不出去,与外界失联了。

▲洪水过后,七里河河边一段路被冲毁。 新京报记者 王嘉宁 摄

预警失效:与洪灾同时到达

7月23日,村民韩叶龙与妻子在家中清理淤泥,韩叶龙告诉重案组37号(微信ID:zhonganzu37),其65岁的父亲韩帮助在这次洪灾中遇难。

“发现房间进水之后,几秒钟,水涨到了两米多高。”当时他和妻子以及两个儿子一起住,四口人来不及逃出屋外,挣扎着抓住了窗子,他们来不及救住在隔壁房子的父亲。

“他们都不通知我们一声,我们还带着一个3个月的孩子,什么都来不及。”韩叶龙妻子对重案组37号探员说。

在大贤村,多数村民表示,洪水来临前一晚,他们跟平常一样,吃完晚饭、睡觉。因为下雨,部分村民睡的还比较早。

凌晨两点多,洪水突然冲进大贤村村民家的房子,几乎所有人都措手不及。

不过,有一位村民表示,他有两分钟时间反应。村民高顺山,近期一直住在大贤村村支部。他表示,7月20日凌晨1点55分左右,他突然被村支书张战歌叫醒。

“来洪水了。”他记得张战歌对他喊了一声。之后,张战歌冲进村支部广播室,开始对着广播喊,“他喊了几句,‘乡亲们,赶紧起床,洪水来了’。”高顺山说。

后来,张战歌告诉过高顺山,他在1点50接到一个洪水预警的电话,赶紧跑到村口看,洪水此时已在村口,他赶紧跑回村支部广播。

重案组37号(微信ID:zhonganzu37)曾就此过程向张战歌多次求证,他只表示,眼下救灾是第一位的,其他不便回应。

事后,重案组37号探员通过多为村民核实,出了高顺山,大贤村还有村民田志恩(化名)、高更田听到过广播。

“不过我们听到也没用,起来时,水已经进屋子了。”高更田说。

23日中午,见田志恩向媒体表示听到了红在预警广播,几名村民有些“激动”,拉着田志恩,非要问清楚哪里有广播。田志恩只说:“我听到就是听到了。”

另有大贤村下游南里庄村民张青春告诉重案组37号(微信ID:zhonganzu37),7月19日完10:50,他们村子接到了洪水预警,全村紧急加固了大坝。

“我们也许有预警,但是有什么用?”几位村民说。

最新进展

邢台市市长道歉 邢台启动洪灾责任追究程序

7月23日晚,邢台市市长董晓宇在新闻发布会上表示,没能保护好人民群众生命财产安全,深感自责和内疚,将对这次抗洪中工作不力的责任人先停职、后调查。

董晓宇表示,这次七里河洪水给我市开发区造成重大人员伤亡和财产损失,令人十分痛心,教训十分深刻。

第一,对这次短时强降雨强度之大,来势之猛,预判不足;

第二,由于多年来未发生大的洪灾,各级干部抗大洪、抢大险、救大灾的应急能力不足;

第三,灾情统计、核实、上报不及时、不准确。

无论面对多么大的天灾,作为一级党委、政府,没能保护好人民群众生命财产安全,深感自责和内疚,我代表市委、市政府向所有遇难者表示沉重哀悼,向遇难、失踪者亲属和受灾群众,向全社会诚恳道歉!

我们将诚恳接受社会监督,认真汲取教训,深刻进行反思,积极配合省工作组工作。根据核查情况,该负什么责任,就负什么责任,该接受什么处理,就接受什么处理,该处理什么人,就处理什么人。

当前,我市已成立由市委书记、市长带队,12个村每个村1名市级领导负责的工作组,进村入户开展工作。

市委、市纪委已启动责任追究程序,对这次抗洪中工作不力的责任人先停职、后调查。


一亿人骂你,是怎样一种存在感?

一个真正成功的企业家,只有舍弃小我,寻找大我,在时间和空间的坐标里去定位自己,着眼未来,他的成功才有更大的意义和价值。


土耳其政变:一场连环阴谋!

北京时间7月16日凌晨,土耳其发生了历史上的第六次政变,谁是政变的幕后操纵人?这场阴谋背后最后的赢家又是谁?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